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85948383/120409214   微信公共账号:plan1000
注册 | 登录
千人计划网人物库频道声明
  人物库频道是一个开放的“海归人物”数据库,范围不限于千人计划专家,内容由个人上传提供,旨在构建一个涵盖生物医药与生物技术,能源、资源与环境,经济、金融与管理,信息科学与技术,高新技术产业,工程与材料,化学化工,数学物理等领域的海归人物展示平台,信息真实性及准确性由信息上传者个人负责。
人物库 >>所属分类 >> 能源、资源与环境   

罗勇[中海油深水工程公司总经理]

标签: 千人计划

顶[0] 发表评论(0) 编辑词条
目录

人物介绍编辑本段回目录

罗勇罗勇
   罗勇教授是上海交通大学船舶海洋与建筑学院“千人计划”教授。曾在Noble Denton、美国船级社、ABB和SBM等著名英美跨国能源工程公司中担任高级工程师、首席总体工程师、项目主管及部门经理职务。具有在美国工业界近20年极其丰富的海洋工程技术及深水平台设计实践经验,参与过许多项大型能源的新概念研发,工程设计和建设项目,其中包括深水平台semi、SPAR/TLP及FPSO的设计建造及管理项目。具有扎实的研究分析理论基础和丰富的工程技术及管理经验,是深水平台、水动力方面公认的专家。

个人经历编辑本段回目录

  罗勇教授是深水锚泊系统的专家。在海洋工程界享有声誉。曾任SBM集团公司总体设计、锚泊系统、立管系统及工程安装部门经理。参与改写美国石油学院(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两部锚泊设计规范。并任美国石油研究院(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的API RP 2SK 系泊系统研发委员会、美国石油研究院(American Petroleum Institute)的API RP 2SM 聚酯材料用于深水系泊系统研发委员会成员。

传奇故事编辑本段回目录

  海上日月照此生

  对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钻井部经理罗勇来说,海上的日月是写不尽、忆不完的。

  大学毕业分配工作时,他决定与海共舞,从此在海上度过了八年的青春岁月。

  时过境迁,如今坐在陆上办公室的罗勇仍难以割舍这份海上情怀:“总感觉缺点儿啥,一看到倒班车,听到直升机的轰鸣,就觉得心里痒痒的。”

  激情潮涌

  罗勇人生中的第一份工作是跟随甲板班除锈刷漆。他刷完漆还在设备上标上字,平台经理夸他标字标得好,激情被点燃,罗勇主动要求将所有管线的走向都标上名称和箭头,他也因此弄明白了“南海四号”上所有管线的走向,

  “南海四号”当时没打井,罗勇不用上夜班。他常独自一人坐在停机坪上发呆,骨子里的文艺范儿飘散出来,一篇散文诗也因此写就:“井架骑着大海,我骑着井架,起钻的间隙,构思远方的询问,大海?哦,大海是故乡河塘里的一叶荷花,而浪花是荷叶上的露珠。”

  转正后的罗勇当起了钻工。1989年,终于有井打了,是一口合作井。外方要控制编制,年轻的罗勇被安排到清洁班。“当时根本没有想法,让我干什么都行。”罗勇十分投入地干起了清洁工的工作,扫厕所、拖地板、擦墙壁……

  两个礼拜后,因一名钻井工受伤,“替补”罗勇正式迈入了钻井行业。

  抱憾告别

  当时的钻井总监成为了他人生中的第一个榜样,他想成为那样的人。没有机会和总监近距离交流,他就远远地观察、学习,总监下达的作业指令他都一一抄写下来。

  一段时间后,作业队长自己不用看作业指令了:“问问小罗,参数怎么调?”一口井下来,罗勇提高了不少,由钻工变为井架工,半年后当上了副司钻。

  工作的第三年,人生中的第一个榜样却成为他吵架的对象。

  罗勇在泵房修泵,几个固井工程师在泵房配固井混合水,各忙各的,谁都没顾上谁。一会儿,钻井总监怒气冲冲地跑到泵房,责问固井工程师们:“咋还没弄好,怎么搞的?”“没淡水了。”“水呢?”“漏完了。”总监将矛头转向正在修泵的罗勇:“你怎么回事?”

  “关我什么事!这个池井队从来不管。”

  “把你经理叫来,我看你如何交代!”

  “要叫你自己去叫。”

  “不听话给我滚回去!”

  “派飞机呀!

  “还想坐飞机?坐拖轮回去!”

  ……

  心直口快的罗勇事后反思:“在平台上,我们就是一个团队,不能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工作态度。”

  1992年,公司改革,司钻以下岗位全部划归劳务公司,罗勇遗憾地离开了留下他四年青春足迹的“南海四号”平台。

  “什么时候再去冲一次浪,想一句歪诗?”

  在“南海一号”、“南海六号”待了一段时间后,罗勇被调往南海西部石油公司钻采研究所钻井监督室任钻井监督,接到的首个任务是钻探崖城21-1-3高温高压井。

  一井、二井失败后,这一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在平台上待了90多天,罗勇感觉“自己提升了一个层次”。

  一天,总工程师冲到监督值班室,抓起一顶安全帽就往外冲,罗勇觉得很奇怪,也跟着往外跑。一会儿,总工程师下来了:“刚才发警报干什么?我以为井喷了!”“那是钻台的叫人信号,让钻工过来接立柱。”总工程师误解了信号,但他的警惕性让罗勇很佩服。

  八年海上时光,罗勇有太多难忘的片段。

  有一天,防台风撤离,罗勇和工友在海面上卸防喷器的导向绳夹子,发疯的浪不时向他们盖过来。“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哪一个海滩有这么爽的原始冲浪运动。”

  罗勇说,这么多年,他走过很多路,有平坦的路,有崎岖的路,有泥泞的路,有柏油马路,但他最难忘的是海上的那条路。

  “什么时候再去冲一次浪,想一句歪诗?”他爱海上的日月。

附件列表


→如果您认为本词条还有待完善,请 编辑词条

词条内容仅供参考,如果您需要解决具体问题
(尤其在法律、医学等领域),建议您咨询相关领域专业人士。
0

收藏到:  

词条信息

weiwei
weiwei
超级管理员
最近编辑者   
  • 浏览次数: 8113 次
  • 编辑次数: 5次 历史版本
  • 更新时间: 2013-04-07

相关词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