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 微信公共账号
注册 | 登录 | 中文|English
千人计划网广州  浙江  广西 欢迎广大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踊跃申报千人计划、国内各地人才计划
您所在的位置:

“千人计划”专家周振: 潜身“慢行业” 实现质谱梦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廖靖文 2018-07-31 09:35:46

禾信质谱的生产车间,年轻的技术人员正在调试设备。



周振,广州禾信分析仪器有限公司董事长。厦门大学分析化学、德国吉森大学应用物理双博士,致力于我国高端飞行时间质谱仪器技术研究、开发、应用和国产化事业。

2004年创办广州禾信分析仪器有限公司。

2006年至今先后研制国内首台大气压基体辅助激光解析离子源高分辨飞行时间质谱仪、全球首台基于飞行时间质谱技术的金属残余气体检测仪、国内现阶段最复杂的高端商品化大型仪器,其中大气环境PM2.5在线监测质谱仪、在线挥发性有机物VOCs质谱仪,入选“十一五国家重大科技成就展”“十二五国家重大科技成就展”。

时光回到2001年,在第四届中国广州留学人员科技交流会上,一个年轻人充满信心地介绍自己着手研发的质谱仪。“谁要做质谱仪?国内可一直是‘无人区’。”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的傅家谟院士惊讶道。业内人都清楚,做中国人的质谱仪器实在太难,难到相关领域几乎成了“无人区”。

在改革开放的进程中,创业者的故事风起云涌。面对未知的荆棘之地,他们摸着石头过河,经历无数次跌倒后,使最后一点希望之火熊熊燃起。禾信仪器董事长周振走过14年创业路,以十年磨一剑的毅力在“无人区”趟出一条路,成为改革开放进程的一个生动注脚。

播下梦想的种子:要做中国人的器

自从1919年英国科学家阿斯顿发明了第一台质谱仪后,世界上近百种形形色色的质谱仪面世,为医学卫生、食品化学、石油化工等各科技领域服务。直到21世纪,中国在高端质谱仪器领域几乎完全依赖于进口,能自行生产的几乎没有,变成高科技研究“卡脖子”的一环。

20世纪90年代,还是厦门大学科仪系大学生的周振,第一次接触到“金贵”的质谱仪,它不仅科学含量高,售价也高到令人咋舌。“能不能打破国外技术垄断呢?”从那时起,他心里便埋下了“做中国人的质谱仪器”的梦想种子。

后来,周振赴德国吉森大学应用物理研究所学习,并在德国的顶级科研机构担任研究人员。国外优渥的生活条件,却没让他产生申请绿卡的念头:“受到老一辈科学家的影响,我出国前就想着以后一定要回来。”

2000年前后,他感觉回国时机已到。其时,海外留学归来的优秀学子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当傅家谟院士听说周振是这么一号“偏向虎山行”的人,非常感兴趣。经过深度交流后,他两天内便拍板决定,牵线搭桥聘周振为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全力支持他进行质谱仪研究。

傅家谟院士给了周振有力的支持。他不再犹豫,带着质谱仪国产化的梦想,他迈开了回国的脚步。

守护梦想的艰辛:历经两年创业的最低谷期

要造出一台具备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质谱仪绝非易事。根据经验,质谱仪这类高端科学仪器的研发,如果没有数百万元的启动经费,几乎难以开展。从实验室走向小试、中试直至最后产业化,没有数千万元和一支坚定不移的团队也是不可能的。

2004年周振举家回国并在广州开发区创立广州禾信分析仪器有限公司时,可谓“穷得响叮当”,仅有10万元积蓄。“没钱也好,逼着自己把所有核心技术都研发出来。”周振感慨。

质谱仪研究不仅缺钱,也缺人。最初的研发团队由一个技工、一个返聘回来的技术人员和两个学生组成,一到吃饭时间,周振既当老板又当司机,拉大家到自己家去——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像是一个“小作坊”。周振给大家加油鼓劲:“创业就像长跑,我们跑个5到10年就成功了。”听起来不够热血沸腾,他坦诚,自己不想靠一时的热血沸腾把小年轻“骗”过来,到时不成功就崩溃了,人既要有理想也要对现实有认知。

2006年至2008年是周振创业阶段的最低谷期,团队什么都缺,形势急转直下,公司账户上只剩下2万元,连工资都发不出来,公司4个后加入的年轻人熬不住纷纷离开了。周振差点就要以300万元的价格将公司部分股权卖掉,不得已,他变卖了自己的房产与汽车,咬着牙继续撑下去。当现实充满饥饿感,也只有理想可以果腹:“我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的,当事情走到了尽头,只有理想让你形成‘扛打击力’。”当年团队坚持下来的所有人,是真的发自内心要把做中国人的质谱仪器制造出来的。

收获梦想的果实:将质谱仪器出口到国外

中国质谱仪器研究的学科基础主要在北京、上海,周振在广州带着自己的团队,在夹缝中寻找空间。由于国内没有专业的质谱生产企业,因此他要把培训上游企业的工作都做了。有一次他们需要一种绝缘材料,制造商竟做成导电材料,导致测试结果严重偏差;质谱仪的零部件需要表面非常光滑,有1/10头发丝细的划痕都不行,但厂商屡屡发生“划痕事故”……周振自嘲,自己办的是“企业+学校+研究院”,兼顾人才培养、成果转化和产业化全链条环节。

一年复一年埋头苦干,进入到质谱仪研发最要紧的关头,周振有3年时间带着仪器在全国东奔西跑,测试各种天气和地理环境中的稳定性。北至哈尔滨,南至南海,西至新疆,东至黄海,甚至还在黄山请挑夫把100多公斤的仪器搬到山顶上去统计数据。严寒酷暑、风里雨里,团队靠严苛的自律渡过了日日夜夜。

2009年,禾信终于迎来了发展的“春风”。周振入选国家“千人计划”,团队接到了广州市科技风险投资有限公司投入的500万元资金。第二年,禾信研发出主要用于空气检测领域的在线单颗粒气溶胶质谱仪,动态能“捕捉”到大气中PM2.5的污染源。

从此,治霾不必等风来。只要空气一穿过质谱仪,仪器屏幕上就能快速显示出多种有机物、重金属等污染物质的变化信息。以前检测PM2.5污染源耗费成本巨大、时间长,现在半小时就能“揪”出污染源,从而精准施策。如今,这款仪器已在100多座城市应用,为国家环境治理节约巨额资金。

禾信仪器的产品不仅填补了国内空白,还打破了国外技术垄断。2016年,美国一所科研机构通过国际学术论文上的线索,找到了禾信仪器。这家科研机构的研究人员是在线单颗粒气溶胶质谱仪原理发明人的学生,他们找来找去,全球只有两三家机构能生产这种仪器,能批量生产还包售后服务的,就只有禾信仪器。

最后,周振拿下了这个订单,成了第一台进入美国市场的国产高端质谱仪,售价达24万美元,成为“中国制造”的骄傲。

感悟梦想的历程:“慢行业”注定要脚踏实地

回望走过的14年创业路,周振团队的办公场所从500平方米变成了现在的7000平方米, “做中国人的质谱仪器”的梦想已照亮了现实。今年5月,广州禾信质谱产业化基地项目在广州科学城破土动工,预计2019年12月将建成投产,构建一个相对完善的质谱仪上下游生态圈。

“一路走来,企业的发展和政府的支持密不可分。”周振说。犹记当年回国,就获得广州开发区对留学人员创业的支持,一再提供广州科学城创新基地、广州开发区科技企业加速器等租金优惠的办公场所,后来又获得国家“863”计划、国家重大科学仪器设备开发专项、国家火炬计划等重点项目的支持,这些都是广州政府给予实实在在的帮助。

如今,禾信仪器已经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飞行时间质谱核心技术和全套装配工艺,且连续成功开发了不同应用领域的8种质谱仪。其中,1项仪器为国际首创,1项达到国际商品仪器水平,1项达到国内领先水平,多款产品打破国际封锁。

梦想已经腾飞。周振心里清楚,质谱仪行业不可能像互联网行业那样有爆炸性增长。企业这么多款产品,每研发一款的周期最快都是七年,它注定是一个“慢行业”。

国家每年对质谱仪的采购仍有绝大部分依赖进口,禾信已经在国内市场站稳了“1%”的市场份额。“我们一步步来,希望十年之后,将国内份额提高到20%,逐渐进入全球前十质谱仪企业的行列。”周振给自己设定的目标值是“十年磨一剑”,培养更多专业人才,未来靠几代人的努力,发展自己的民族品牌,推动国内质谱仪器行业良性发展。

“创业就像长跑”

“创业就像长跑,我们跑个5到10年就成功了。”听起来不够热血沸腾,周振坦诚,自己不想靠一时的热血沸腾把小年轻“骗”过来,到时不成功就崩溃了,人既要有理想也要对现实有认知。

“一路走来,企业的发展和政府的支持密不可分。”周振说。犹记当年回国,就获得广州开发区对留学人员创业的支持,一再提供广州科学城创新基地、广州开发区科技企业加速器等租金优惠的办公场所,后来又获得国家“863”计划、国家重大科学仪器设备开发专项、国家火炬计划等重点项目的支持。

奋斗底色

网聚海内外英才20年4万名海外人才参加海交会

1998年12月28日,首届中国(广州)留学人员科技交流会在广州召开,303位留学人员参加了会议,留交会从此诞生。从2016年起,“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正式更名为“中国海外人才交流大会暨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简称“海交会”),进一步扩大引进海外智力的覆盖范围。从1998年首届留交会到现在,20年来,在广州举行的这项盛会始终是中国规模最大、层次最高、影响力最强的海外人才创新创业交流平台。它已成为我国最大的留学人才资源库、最大的留学人才项目信息库、最大的海外人才需求市场;从最初局限于留学人员回国创业的地方性会议,成长为国内规模最大、开放度最高、覆盖面最广、最具影响力的海外高层次人才交流平台。

从1998年至今,留交会(海交会)帮助大批海外人才踏上了在中国的圆梦之旅。据不完全统计,历届大会共吸引近4万名海外人才参加(其中获海外博士学位的近60%)、约16500个项目参会,已有300多名入围项目的参赛留学人员顺利走上回国创业的道路。

大事记:

1998年12月28日:首届中国(广州)留学人员科技交流会在广州召开,303位留学人员参加了会议,留交会从此诞生。

2000年:第三届留交会,参会留学人员首次突破千人大关,办会规模从此迈上新台阶。

2003年:第六届留交会,北京、上海、杭州、武汉等首批八个城市加盟成为留交会的协办单位,至此,留交会主协办工作机制形成。

2004年:第七届留交会,广州市政府率先在留交会上推出难题招贤项目,明确由企业提出难以在国内找到解决方案的难题,经专家评审后在会上对留学人员公开招贤,对达成合作的项目,市政府优先支持。此举得到积极响应,首次推出的难题,90%以上从留学人员中找到解决方案。

2008年:第十一届留交会,参会留学人员博士比例首次超过50%,金融高端人才参会数量剧增。广州市出台《关于鼓励海外高层次人才来穗创业和工作的办法》;表彰十大优秀留学回国人员和成立留学人员专家政府顾问团。

2011年:第十四届留交会,服务对象从单一留学人员扩大到以留学人员为主体,包括外裔高层次人才在内的海外高层次人才。共吸引来自29个国家和地区的近 2200名留学人员和高层次人才参加。

2016年:2016海交会暨第十八届留交会,参会人数达到49000多人次,创下历史新高。广州市人社局推动出台“红棉计划”,对通过海交会引进的在国(境)外学习、工作、居住的海外人才以及来华留学的外籍人才实施项目支持,打造高端高知高新的现代产业新体系,推动新常态下广州市产业转型升级。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重点推荐
千人计划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明确提出“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   详细>>
独家策划
千人计划
千人计划网在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的指导下已运作四年,在这四年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