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 微信公共账号
注册 | 登录 | 中文|English
千人计划网广州  浙江  广西 欢迎广大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踊跃申报千人计划、国内各地人才计划
您所在的位置:

中国“芯”之父邓中翰:他终结了中国无“芯”历史

来源:广州日报 作者:杜安娜 2018-04-10 09:02:28
内容摘要: 他被称为“中国芯之父”,他将自主研发的数亿枚芯片打入国际市场,彻底结束了中国无芯历史。他所创办的企业,如今成功占领了全球计算机图像输入芯片市场60%以上的份额,位居世界第一。

邓中翰在展示他们生产的芯片。

中国“芯”。

颜值颇高,身形高大,步履轻快,言语亲和,在科学家队伍里出现的邓中翰特别抢眼。这张充满朝气的年轻面庞,是中国最年轻的院士。

更让人赞叹的是,他被称为“中国芯之父”,他将自主研发的数亿枚芯片打入国际市场,彻底结束了中国无芯历史。他所创办的企业,如今成功占领了全球计算机图像输入芯片市场60%以上的份额,位居世界第一。

有人说他是中国无“芯”历史的终结者,邓中翰微微一笑,前面的事业远不止此,2016年,围绕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他们研发出了一款芯片“星光智能一号”,具有深度学习的神经网络处理器,而今年将发布能耗更低、运算速度达到第一代16倍的“星光智能二号”。

“未来,没有芯片的安全就没有信息的安全,也就没有国家的安全。”邓中翰向记者吐露:“我们希望能真正从过去的跟跑、并跑,走向领跑。”

邓中翰在书写一段传奇,只是这位传奇的主人公一直“浑然不觉”,每当遇到外界的褒扬,他总是保持着一副“当之有愧”的谦逊。

他是最年轻的中国工程院院士,41岁新增入院士名单,刷新了工程院院士的年龄线。

他曾在美国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工作,负责超大规模CMOS集成电路设计研究,并提交了多件美国发明专利申请。

求学阶段,他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建校130年来第一位横跨理、工、商三学科的学者。

认真劲敲开伯克利大门

从小在南京长大的邓中翰和所有同龄的男孩一样,喜欢科学,崇拜科学家。这种天然的喜爱和当时“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时代理想下,邓中翰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系就读。

邓中翰的认真和“钻”劲很快引起了老师的注意。大二时,在一次物理课上,胡友秋教授讲解关于电磁学的一道题,邓中翰认为老师讲错了,一口气将自己的想法和五种试验方法写了8页稿纸,投到胡友秋的信箱。没想到这一“冒犯”之举,得到了老师的赏识。胡友秋将他推荐给黄培华教授,自那时开始,一个大二的学生就开始走上了科研之路。

在1992年,一个中国学生能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系的录取是罕见的事,不过,发生在邓中翰身上,大家觉得一点也不奇怪。在这个产生诺贝尔奖大师最多的高校里,邓中翰感受到硅技术和信息技术最前沿的冲击,他决定选修与自己专业有一定距离的电子工程专业。面对学校对他“知识结构有欠缺”的担忧,邓中翰闭门苦读,最终以全A的成绩顺利拿下到电子工程博士学位。

1997年,邓中翰结束了学习生涯,来到硅谷自主创业。上天对邓中翰似乎格外优待,他创办的一家研制高端平行数码成像技术的公司很快获得了成功,公司市值顶峰时达到1.5亿美元。看起来,他已经实现了富裕而安逸的美国梦。

就在这时,邓中翰遇到了祖国科协主席周光召,他向邓中翰提出了一个沉甸甸的问题,“中国半导体工业可能要走一条新的道路才行,你想想看,有什么好的办法。”听完介绍,邓中翰意识到:作为电子信息领域的核心,中国的芯片技术必须发展起来。

一种时代赋予的责任感让邓中翰心中为之一动。1998年,在一次中央领导的座谈中,邓中翰汇报了关于企业创新发展的大胆见解,他提出在中国科技体制下,不能仅仅靠国家实验室的方法来创新,还要建立起支撑创新的产业,通过产业来推动国家的创新发展。

他的报告得到了高度赞赏,前方的路豁然开朗。1999年的7月,邓中翰正式踏上了归国创业之路。

打破中国“无芯”历史

回国创业落户中关村,接下来一系列实际的问题迎面而来。万事开头难。公司成立不久,就遇到了一些让邓中翰颇为费神的事:“为什么注册公司要先有办公室?为什么招聘的清华毕业生需要北京户口?”

到了1999年冬天,办公地的暖气不足,而且下班之后暖气就停了。初创企业,节约为本,邓中翰想着省一省,熬过这个冬天就好了。到了2001年,账面上真的只剩下100万美元,资金断流的危险即将显现。经过反复权衡,邓中翰和几位创始人狠下心,决定用他们的个人存款、房产和股票抵押给银行贷款。

除了资金“断流”,邓中翰还面临人才“断流”,当时,国内几乎找不到有经验的芯片设计人才,邓中翰不得不亲自上阵,到清华去兼任教职,培养芯片人才。

直到2001年,第一枚百万门级超大规模数码图像处理芯片“星光一号”正式研制成功,第一块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世界领先的多媒体芯片诞生,终结了中国“无芯”的历史。

之后的几年,中星微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星光一号”到“星光五号”数字多媒体芯片接连推出。2005年11月,中星微顺利实现了又一次华丽转身——在美国成功上市,成为中国第一家凭借核心技术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大陆高科技公司。

  如今,中星微电子多媒体芯片全球销量更是突破了几亿枚,成功占领计算机图像输入芯片市场份额65%以上。

对话:科技工作者的责任更大了

广州日报:“星光中国芯”团队现在芯片研发的现状如何?

邓中翰:近期围绕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我们研发出一款芯片“星光智能一号”,它具有深度学习的神经网络处理器,简称“NPU”,今年将发布“星光智能二号”,这个芯片能耗更低,运算速度达到第一代的16倍。

我们与公安部第一研究所,合作牵头推动我国GB25724公共安全视频监控、数字视音频编解码国家标准的制定,为我国在“十三五”期间能建成全域覆盖、全网共享、全程可控、全时可用的天网工程和雪亮工程,打下了坚实的技术基础。

广州日报:目前我国芯片发展情况怎样?

邓中翰:过去,我们在信息产业里没有核心的芯片,没有话语权。当时3G推迟,也是因为我们有标准,没芯片。这些年来,我们申请了大量的专利,并推出了我们核心的芯片,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相关国家标准,推动了整个围绕着智能化的天网工程、雪亮工程,为老百姓打造平安城市、平安中国。中国在安全方面,已经是世界上的一个名片。

然而,我国的芯片产业与世界领先水平相比还是有很大差距,今后主要三条路同时进行:第一,要在成熟技术路线上追赶国际巨头;第二,要在市场旺盛的一些新兴领域与国际巨头并跑,争取弯道超车;第三,需要有换道超车的思维,敢于在国际前沿的无人地带自主创新,制定标准,打造新动能、新模式和新产业链。

避免出现“帽子人才”

广州日报:现在应如何吸引高端人才回流?

邓中翰:这些年来,国内芯片设计企业如同雨后春笋一般不断冒出来。据统计,现在有1000多家芯片企业在国内。

国家首先要提供一个创新创业的环境。第二,要在风险投资、证券市场和资本市场上有所扶持,这也是吸引高端人才的一个重要方面。硅谷创新创业这么火热也是因为有纳斯达克、有创新创业的神话。应该说,从融资成功、上市角度来说,要更多发挥国家政策的力量来扶持。这样高端人才看到成功故事后,就会更向往在国内扎根,为国家的创新创业做贡献。

第三,避免创新创业中出现“帽子人才”。我们的人才还是要“以用为本”,一定要发挥作用。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重点推荐
千人计划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明确提出“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   详细>>
独家策划
千人计划
千人计划网在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的指导下已运作四年,在这四年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