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 微信公共账号
注册 | 登录 | 中文|English
千人计划网广州  浙江  广西 欢迎广大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踊跃申报千人计划、国内各地人才计划
您所在的位置:

代表委员热议:如何跑出中国创新“加速度”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叶雨婷 2018-03-12 10:43:48

  “我国科技创新由跟跑为主转向更多领域并跑、领跑。”满头白发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科学院院士王家骐,对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的这段表述印象深刻。

  科技领域迎来“并跑”“领跑”新时代,如何跑出中国创新的加速度,成为今年全国两会科技领域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而“重视基础研究、加强原始创新”成为共识。

  在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总设计师周建平看来,在科技领域,我国很多行业发展很快,不少工程的系统集成能力很强,但基础研究能力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差距,“要建设科技强国,没有强大的基础,只有规模是不行的”。

  “我国的应用和工程技术发展很快,‘架桥修路’可以说是世界最高水平,但进入新时代,发展基础研究才能产生真正的创新。以前我们是‘追赶者’,可以参考外国的经验,现在正和其他国家‘并跑’,就要依靠长期积累的基础研究能力,但在这方面我们跟发达国家的差距较大。”全国政协委员、科技部原副部长曹健林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说。

  基础研究似乎离人们的生活很远,但基础研究的能力直接制约了一个国家的科技发展水平。

  全国人大代表、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表示,我国在家电产业中的技术和生产能力都有突破性进展,但大型中央空调的核心零部件由于技术受限仍需要依赖进口。这些基础突破需要物理学、力学等方面的科研积累。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理工大学信息与电子学部主任王涌天表示,基础研究是为未来尖端技术培育“苗子”的。他说,在备受社会关注的人工智能领域,人们熟知的信息输入方式包括键盘输入、触屏、语音等,“接下来,我们能不能做到大脑里的想法可以转化为机器接收信息?这就需要生物学、信息学等领域的基础研究进行技术突破”。

  周建平认为,我国现在很多航天器需要专门的材料制造,研究材料的科研机构也不少,但能够用于航天领域的很少,这直接制约了我国航天事业的发展,而材料学正是一门基础科学。他认为,每一项重大的科研成果出炉,如果没有前期投入,没有系统研究,是不可能实现的。

  据了解,过去5年我国基础科学研究经费投入增加了1倍,从2011年的411.8亿元增长到2016年的822.9亿元。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对基础研究进行了布局,提出“强化基础研究和应用基础研究,启动一批科技创新重大项目,高标准建设国家实验室”。

  基础研究需要长期的积累,需要科技工作者坐得住、沉得下。“我们国家需要养这么一批坐得住‘冷板凳’的科技人员。”曹健林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王家骐从1963年大学毕业至今,一直在中国科学院长春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工作,退休后也天天“上班”,他已在这个单位工作了55年。作为航天工程应用系统空间分系统设计师,王家骐参与了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等重大工程任务。多年来,他和团队几乎没有周末,过年过节也一样加班加点。

  “这辈子,我就干了两件事,一个是干地面设备、研究光学精密仪器,还有就是搞空间大型高精密的光学仪器。”正是有了许多像王家骐这样甘坐“冷板凳”的科学家,才有了中国航天事业的亮眼成绩。

  如何留住一心做研究的“冷板凳”,不少科技领域的代表委员表示,这需要国家为科研人员提供长期稳定的支持。

  周建平说:“建立一支长期稳定的科研队伍,比建一个大工程、系统要难,解决一个基础问题也比建好一个工程给国家带来的效益更大。”

  曹健林在科技部工作的这些年一直关注这个问题,“很多科研院所要给予基础研究人员稳定支持非常难,现在很多科研人员都在依靠不同项目维持自己的研究,但这样保证不了研究的可持续性,会影响基础研究的效果”。

  此外,不少代表委员表示,针对不同的科研工作,国家应当设立不同的管理和人才评价方式。

  “现在我们的评价体系考核指标太急功近利了,逼着青年科研人员打短平快,快速发表论文。年轻人1年不出成绩还可以,两年不出成绩就有点儿尴尬,3年不出成绩就没法‘混’了。现在还有很多‘帽子工程’,青年教师如果不抓紧弄个‘帽子’,留校都有可能受到影响。”王涌天说。

  全国政协委员、东北大学校长赵继表示,让科技人员能够在原始创新中取得进展,需要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和宽容的创新环境。“我们要宽容失败,因为从量到质的转变,好说不好做。对于短时间内看不到质变的研究,不能只靠论文的数量和影响评价他们,要探索分类、细化的评价机制。”赵继说。

  “科研的范围很广泛,不同的领域需求不一样,有的可能只需要一张纸,有的可能需要大型装置。因此,在政策和经费支持上,不同的科研工作要有不同的管理方式。”曹健林表示。

  3月10日,科技部部长万钢回应说,人才评价确实是科技人员最关心的,有一些评价制度不合适,比如本身做医生的又非得写论文,这种评价制度不适合于新时代的发展。在农业领域,农业院校既要在实验室里搞科学研究,又要开展成果转化,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这两类的评价就是不同的,所以尽快落实国家已出台的相关政策,推进各行各业进行分类评价十分重要。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重点推荐
千人计划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明确提出“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   详细>>
独家策划
千人计划
千人计划网在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的指导下已运作四年,在这四年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