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 微信公共账号
注册 | 登录 | 中文|English
千人计划网广州  浙江  广西 欢迎广大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踊跃申报千人计划、国内各地人才计划
您所在的位置:

传统经济“乏力” 基础研究“发力”

矿产业欲扭转发展颓势
来源:中国科学报 作者:赵利利 2017-12-21 14:33:31
内容摘要: 为此,彭苏萍开出了“药方”。他说:“只有加强产学研合作,加强促进驱动性矿业,才能突破一批关键技术,突破矿业资源能源的环境制约,促进矿业可持续科学有序地发展。”

矿业强国的标志是世界一流的产品质量、核心自主冶金工艺、国际领先的基础研究。

  “矿业是基础性产业,为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提供物质基础,是工业的命脉。”中国工程院院士陈毓川在近日召开的2017中国矿业全产业链大会上如此表述矿产矿业在国家发展和国民经济生活中的地位。他毫不吝言其重要性,将之列为“全国全民的头等大事”。

  然而,2013年以来,受全球经济下行影响,国际矿产品价格持续下跌,我国矿业亦进入低迷阶段。中国工程院院士彭苏萍直言:“矿产品需求疲软,矿业进入了低潮时期,在此背景下,全球矿业的发展模式已不可持续。”

  尽管陈毓川表示,“由于国际因素和政府、企业的共同努力,矿业形势近期有好转的趋势。”但如何从根本上扭转矿业颓势,进而推进我国由“矿业大国”迈向“矿业强国”,仍然成为当前学界和业界共同关注的重要议题。

  为此,彭苏萍开出了“药方”。他说:“只有加强产学研合作,加强促进驱动性矿业,才能突破一批关键技术,突破矿业资源能源的环境制约,促进矿业可持续科学有序地发展。”

  供需结构失衡

  “我国矿产资源总量丰富,成矿条件好,资源潜力大。但大部分矿产品质量比较差,小矿多、大矿少,部分大宗矿产资源消费和生产是分离的。”陈毓川概括了我国矿产资源的基本形势。

  中国科学院院士周国治对此表示认同,他补充道:“我国矿产产量人均分配很低,钢铁行业遥遥领先,其他有色金属反而不够,矿产矿业的‘贫、散、杂、小’问题严重。”

  周国治进一步表示,“我们从矿产资源总量得出‘中国地大物博’是很好的,但是矿产资源品类的散杂是我国矿业发展的不利因素。”事实上,矿产资源品类的散杂造成了长期以来我国部分矿产品类本土开发难度大,国内矿资源供需失衡。

  “重要资源对外的依存度在短时间内很难扭转。”陈毓川对当前我国矿业的供给情况给出了自己的看法,“我国的主要矿产资源需求全球输出比例很高。镍矿的对外依存度达到了70%,铜矿80%,铁矿石80%左右,铀大概到80%。我国矿产对外依存将以40%为红线,目前来看,大部分都超过了40%。”

  陈毓川说:“估计到2025年,大部分矿产达到需求量的顶部,但是依然在高位运行。资源需求结构要变化,有些矿产资源二次利用要增加,比如钢铁等;稀土、稀铀等战略型矿产资源以及大宗矿产对外依存度居高不下,涉及国家安全。”他坦言,总的来说,我国矿产资源的供需矛盾有所缓解,但因其经济性较差,经济基础脆弱,“矿产资源的国内保障是严峻的”。

  有数据显示,2001~2015年,我国非油气矿产矿山从业人员从880万减少到519万,减幅为41%;矿山开采总量从44.3亿吨增加到96亿吨,增长了近1.2倍。陈毓川表示,这说明我国矿业开采的生产效率和集中度进一步提高,“这是好事”。但与此同时,矿业的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下降,“降幅还是比较大的”,他认为这也是当前我国矿业形势严峻的体现之一,反馈到矿业市场,就是“价格下降,产量下降”。

  社会投资的减少直接影响到矿产的整体勘察。“矿产资源勘查工作进入了萎缩期,”陈毓川表示,“目前国有地勘单位正在进行体制改革,但由于缺乏中央的统一指导,各地改革形式多样多种,没有统一机制。加上今年矿业不景气,使得地勘单位面临找矿队伍质量下降的严峻问题,有的队伍面临生存危机,这是很现实的情况。”

  冶金行业的二次冶金循环利用问题是周国治的关注焦点。他说,矿业是不可再生资源,这就决定了其必然走二次循环利用的路子,即把旧的、用过的再重新冶炼。“随着国际技术的进展,利用率要求越来越高,而在这方面,我国是落后的。我国有色金属的利用率只有30%左右。”

  强化基础研究

  “新时代,新要求,地矿工作任重而道远。”中国工程院院士赵文津说。如何在能源基础、矿产战略、新型矿产和新能源资源方面实现突破?如何充分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他指出了我国目前矿业发展的短板所在,“现在我国最大的问题,就是部门保护主义严重,地质市场发育也不好。当前的很多矿业行业都是孤立的,应该推动资源、材料、商品、产品、金融、市场的全方位融合,形成产业链”。

  从技术角度来看,我国缺少自主品牌技术和专利。“当然,我国也有很多新的专利和技术,但在冶炼方面还是以采用国际上的老方法为主,这是问题所在。”周国治说。

  以资源探测为例,赵文津表示,解决生物探测问题需要从基础研究和地质调查的实际情况出发。“地矿部门创新要解决地矿部门的品牌问题,高铁是中国的名牌,北斗导航定位也是中国的名牌,地质矿业应当创造出什么名牌?未来颠覆性的技术是什么?绿色勘查方法和采矿技术可以成为一个好课题。”

  在此情况下,基础研究的重要性尤其凸显。周国治表示,“科技发展就是专业基础行业。”但我国基础研究薄弱,他罗列了我国基础研究方面存在的问题:系统数据库多使用国外的,缺少高质量论文,“论文欠缺一竿子插到底的系统工作,这是我们基础研究的缺陷。”

  《国家基础研究规划》中指出,基础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是解决所有技术问题的总机关。一项国家基础科学研究的深度和广度,决定着这个国家原始创新的动力和活力。十九大报告也提出强化基础研究。

  为此,赵文津认为,要改变观念,依靠科学技术创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学思想、技术、管理制度的创新三位一体。创新应该从基础研究下手,找寻解决问题的新途径。

  巩固产业地位

  矿业强国的标志是什么?周国治说,世界一流的产品质量、核心自主冶金工艺、国际领先的基础研究。那么,如何实现我国由矿业大国变成矿业强国?他表示,要针对矿产资源的特点,系统研究低品位矿、复杂难处理矿、多金属共生矿以及二次金属资源利用的理论和关键技术,“这对我国十分重要”。

  陈毓川则给出了改善目前状况的五个方向:加强矿产国内储备;改革和加强过程找矿及地质工作力量;加快建设矿业市场,特别是矿业资本市场;矿业发展和资源环境保护问题协调进行;充分发挥政府的调控作用。

  “总的建议是提高矿产资源的保障程度,加快矿业发展。”陈毓川表示,具体来看,国内开采和开发应该保持适度增长。“我们这么大一个国家,在资源方面应该保持相对稳定,要充分发挥国家调控作用,同时加强储备保证国家安全。”

  推动国有地勘单位的改革,保持找矿实力,陈毓川建议中央对地勘单位进行调查,提出指导意见和政策措施。在推动矿业政策的出台方面,陈毓川对目前我国矿业的产业地位也持有不同看法,他认为要巩固我国矿业的基础产业地位。“我国矿业应该和农业一样归入第一产业。联合国把矿业作为第一产业对待,主要发达国家也将其视为第一产业。”

  关键是要实现矿产勘查开发与环保的双赢,另外,加快矿业市场建设,制定和完善适应矿业市场信心的法律法规。陈毓川表示,“修改完善矿山资源法,建立和完善矿业国际市场,特别是要加强矿业资本市场的建设;充分发挥矿业市场在矿业发展当中的主力军作用,建设中国特色的矿权体系。”

  除此之外,陈毓川还建议,要大力加强矿业科技发展、人才培养;加强找矿、采矿、选冶理论,技术方法与装备的研发;建立稳定的国家研发专项;开发产学研联盟科技创新平台及科技创业团队。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重点推荐
千人计划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明确提出“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   详细>>
独家策划
千人计划
千人计划网在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的指导下已运作四年,在这四年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