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 微信公共账号
注册 | 登录 | 中文|English
千人计划网广州  浙江  广西 欢迎广大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踊跃申报千人计划、国内各地人才计划
您所在的位置:

“兜售”低碳的人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程远州、王秦怡 2017-07-19 11:38:31
内容摘要: “我的工作就是向企业‘兜售’低碳减排的经营理念,帮助他们更好地进行碳交易。”7月中旬的一个下午,过了约定时间一个小时,记者才见到张冯雪,“这阵子格外忙,要跟236家企业一一对接。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将落实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全面推进节能减排和低碳发展,迈向生态文明新时代。

  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推动绿色循环低碳发展,取得了显著成效。

  “我的工作就是向企业‘兜售’低碳减排的经营理念,帮助他们更好地进行碳交易。”7月中旬的一个下午,过了约定时间一个小时,记者才见到张冯雪,“这阵子格外忙,要跟236家企业一一对接。”

  今年33岁的湖北碳排放权交易中心企业服务部副总经理张冯雪,在单位已经算是“老人”了。在这个2014年4月正式开市的碳排放权交易市场,员工平均年龄只有26岁,和这个市场一样,都很年轻。

  “一头扎进这个全新的行业,才发现实际工作推行起来,比预想的要难多了”

  张冯雪说,“最近正是我们碳交易市场的履约期,所有被纳入市场的排放企业,都必须在7月底之前按实际年度排放指标来完成碳配额的清缴。”

  2011年,国家发改委在东部地区的北京、天津、上海、广东和深圳以及中西部的湖北和重庆7个省市开启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因为看好碳排放交易的发展前景,2013年,张冯雪辞去湖北咸宁一个镇政府的公职,满怀激情地参与到湖北碳交易市场的筹建中来。

  然而,张冯雪很快就发现,“一头扎进这个全新的行业,才发现实际工作推行起来,比预想的要难多了”。

  在筹备期,所有人对碳交易都了解不深,“中心专门请来专家讲课,大家对相关政策和专业知识进行了密集学习”,张冯雪说,“参与筹建的生活与过去大不同,每天都很忙,6点出门,晚上十一二点才回家”。

  张冯雪所在的企业服务部,主要工作就是和企业打交道,通过讲解国家政策和交易规则,让企业理解、接受碳排放权理念,并学会如何从碳交易市场上获得最大利益。

  但在前期调研中,几乎所有企业都认为“不需要这样一个市场”,抵触情绪很大,认为“建立碳市场就是想多收钱”,很难接受配额这个“金箍儿”。还有的企业甚至认为政府只是做做样子,私下里劝张冯雪“不要太认真”。

  2014年,随着湖北碳交易中心正式成立,中心几乎全员出动,和第一批138家企业进行一对一沟通。“打电话,不接,或者一听是碳交易中心的,就直接挂了。”张冯雪说,“那时,大多数企业都还没意识到,减排已是大势所趋”。

  “让企业从抵触转变为积极参与,除了政策规定,还需要工作人员‘掏心掏肺服务’”

  随后一年,企业的态度开始发生转变。

  按照规定,在碳排放权交易中,每年八九月份,省发改委会给纳入市场的排放企业确定年度碳排放总量配额。企业则需通过减排措施或购买碳排放配额来完成履约,配额富余部分可以到碳交易市场上卖;反之,则要花钱去买。

  张冯雪给记者讲了一个企业转变观念的故事。2014年,一家水泥企业获得2000多万吨的碳排放配额,但在年度履约期结算时发现,实际排放量超出配额100多万吨,需要花3000多万元到市场上购买才能完成履约。而这,相当于该企业在华中地区一年的纯收入。这让这家企业难以接受。

  当时,张冯雪想到了个小窍门——既然企业最关心支出与收入,那就干脆用数据说话。他和企业负责人实实在在地算了笔账:根据《湖北省碳排放权管理和交易暂行办法》,企业没有缴清的超出配额部分,会在下一年配额分配中予以双倍扣除,那下一年企业将减少200多万吨配额。此外,未履行配额缴还义务的企业还将被纳入碳排放黑名单,相关的节能专项补贴、节能项目申报也将被取消……

  权衡利弊后,该企业通过交易中心购买了配额,节省了10%的履约成本。随后,该企业在减排上下功夫,在当地水泥行业率先推动并开展可替代原料、可替代燃料和余热发电等节能减排措施,到2015年已有了40多万吨的配额盈余,通过在碳市场交易获利900多万元。

  “配额和交易只是手段,节能减排才是目的。”张冯雪说,在各类培训课上,他反复告诉企业的是,与其抱怨,不如从减排入手经营好自己的配额,使之盈利。

  “让企业从抵触转变为积极参与,除了政策规定,还需要工作人员‘掏心掏肺服务’。你真心帮着他们寻求节能减排方法、设计最优的碳交易方案,企业就会理解和接受。”张冯雪感慨地说。

  “碳排放减少,就是我们给蓝天的礼物”

  “为了尽可能地给每家企业设定一个合适的年度碳排放配额,一般来说,每年8、9月份,省发改委会依据企业碳排放量的历史数据,结合行业的发展形势与全省减排目标,设定出一个值。我们交易中心会在配额方案下发前,走访收集企业的意见。”张冯雪说。

  “配额与其说是企业的一笔负担,不如说是一笔无形资产。”张冯雪介绍,目前湖北市场的碳价在每吨21—29元之间,按20元一吨的市场价格来算,武钢集团第一年大概有4000万元配额,相当于给了企业8亿元。但是,为了维护市场的正常运行和碳价稳定,在交易中,企业最多只能出售年度初始配额的20%或者20万吨,购买亦如此。

  既然配额就是资产,核查的重要性不言自明。“因为核算的问题,去年有家企业的排放量少算了20%,相当于该企业没有做任何节能减排措施,就会有富余配额可卖。”张冯雪介绍,“这太不正常了,后来经过重新核查,这家企业的配额由富余变成不足,配额直接从可以卖300万元变成了要花100万元买”。

  对于自己的工作,张冯雪越来越喜欢,“碳排放减少,就是我们给蓝天的礼物”。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重点推荐
千人计划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明确提出“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   详细>>
独家策划
千人计划
千人计划网在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的指导下已运作四年,在这四年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