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 微信公共账号
注册 | 登录 | 中文|English
千人计划网广州  浙江  广西 欢迎广大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踊跃申报千人计划、国内各地人才计划
您所在的位置:

生态先行军 亮出成绩单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赵鹏、汪志球、魏本貌、黄娴、方炜杭 2017-06-28 11:21:20
内容摘要: 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是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国家级综合试验平台,一年来,生态先行军们在这一平台上埋头深耕,交出了一份沉甸甸的答卷。

贵州丹寨生态茶园绿意盎然。 袁天志摄

福建霞浦,滩涂美如画。 郑德雄摄

江西新余仙女湖,渔民捕捞作业。 周 亮摄(人民视觉)

  6月2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六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江西)实施方案》《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贵州)实施方案》,审议了《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福建)推进建设情况报告》,距去年6月27日中央深改组第二十五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设立统一规范的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的意见》正好一年。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是生态文明体制改革的国家级综合试验平台,一年来,生态先行军们在这一平台上埋头深耕,交出了一份沉甸甸的答卷。

  6月的闽西群山,雷雨正急。在福建长汀县,滚滚汀江,一路奔流,水量丰沛,水质清澈。就在去年底,经省水利厅专家组验收考察,汀江上13座小水电站,成为全省首批退出的小水电项目。而沿江两岸,新打造出的六大功能区正引领这座当年的“中国四大水土流失区”之一的山城,在绿水青山间转向一条新的发展路径。

  福建是我国南方地区重要的生态屏障,尽管生态环境基础较好,但也面临着普遍存在的结构性生态问题。去年8月印发的《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福建)实施方案》明确,福建建设生态文明试验区,要将国土空间科学开发的先导区、生态产品价值实现的先行区等作为重要战略定位。截至目前,《方案》部署的38项改革任务中,有18项重点改革任务取得阶段性成果,今年又有17项全面启动,其中10项已取得初步成果。

  改革试验田,“种出”新制度

  生态文明试验区的重点之一,就是要探索有利于落实生态文明体制改革要求,针对目前难度较大、需要试点试验的相关问题,为全国提供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按照“机制活、产业优、百姓富、生态美”的要求,福建为生态划红线,从顶层设计开始先行一步:强化规划源头管控、开展省级空间规划、推进“多规合一”,为发展建立起产业政策关、资源消耗关、环境保护关。

  早在2014年,福建就取消了被列为限制开发区域的34个县(市)的GDP考核。2016年,福建又在各设区市陆续开展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编制、党政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等试点工作。今年,福建计划建立绿色发展指标体系,并向全社会公开评价结果。

  离贵州贵阳市20多公里的红枫湖风景区内,一幢两层的白色小楼矗立在湖边,这里是全国首家生态保护法庭——清镇市人民法院生态保护法庭。

  这个法庭的设立只是第一步,贵州还成立了省高级人民法院生态环境保护审判庭、省检察院生态环境保护处和省公安厅生态环境安全保卫总队,率先在省级层面建立了生态环境保护司法体系。

  贵州拿出实实在在的举措,不断在体制机制上创新:率先在全国出台省级层面的法规《贵州省生态文明建设促进条例》;出台《贵州省生态环境损害领导干部问责暂行办法》和《贵州省林业生态红线保护党政领导干部问责暂行办法》;出台《贵州省开展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责任审计试点实施方案(暂行)》,实施行政问责22人。贵州省环境工程评估中心副主任刘晓静认为,近年来贵州省生态文明建设“层次之高、力度之强”前所未有,逐步实现从宏观到微观、从指导层面到实际操作层面的转变。

  江西省也完善了市县科学发展综合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并开展编制自然资源资产负债表试点工作,同时在萍乡市、资溪县、遂川县等地启动了领导干部自然资源资产离任审计试点工作,并将逐步建立经常性审计制度。

  好生态不吃亏,有补偿可持续

  6月26日清晨6点,江西省安远县三百山依旧云雾缭绕,护林员龚龙寿如往常一样,带上电喇叭、干粮和水壶,骑着摩托车出发了。

  每天,他要走几十里山路,巡查是否有偷盗木材、偷猎野生动物等现象。为保护好香港同胞的饮用水源——东江源,安远县精心呵护东江源生态环境,2001年以来,在东江源区退耕还林7.2万亩、退果还林1.5万亩。作为补偿,2016年,江西给安远县下达流域生态补偿资金9973万元,预拨东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首批奖励补偿资金8660万元。

  谁保护谁收益、谁破坏谁付费。作为试验的重点之一,江西在全国率先实行全流域生态保护补偿机制,并有效破解横向补偿利益协调难题。2016年,江西对5条主要河流流域全部实施生态补偿,补偿范围覆盖全省所有县市区。去年年底,江西和广东签署东江流域上下游横向生态补偿协议,成为跨省流域生态补偿机制建设的先行先试者。中央和江西、广东两省每年还安排补偿资金5亿元,专项用于东江源头水污染防治和生态环境保护与建设工作。

  在流域生态补偿基础上,江西探索建立多元化生态保护补偿机制,逐步扩大范围、合理提高标准,计划到2018年,森林、湿地、水流、耕地四个重点领域的生态保护补偿试点示范取得阶段性进展,到2020年实现全覆盖。

  贵州也在赤水河、乌江等流域全面推行河长制、流域水污染防治生态补偿、行政执法和司法联动机制等12项制度,累计筹集生态补偿资金2.5亿元,有效调动了各方主体履行环境责任的积极性。

  夏日的晨光下,村民汲水浇菜,美人蕉叶晨露闪亮。如果不是有格栅围着,哪能想到这里居然是一处农村小型污水处理站。

  “这是无动力设备,一共4台。小的每天能处理30吨、大的可以达到2500吨,污水经过曝气、分解、吸收后,出来的基本都达标。”在福建省安溪县城厢镇经岭村,新世界公司的项目经理林木生,每天的工作就是巡视全镇周边4座这样的污水工作站。

  2016年,福建省出台《关于推进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的实施意见》,明确提出以市场化、专业化、社会化为导向,以环境公用设施、重点区域和重点行业污染治理、生态环境综合整治领域为重点,吸引社会资本投入,推进环境污染第三方治理。如今,环保产业也成为福建又一新产业。据了解,福建力争2020年全省节能环保产业总产值达2350亿元,年均增长16%左右。

  培育绿色发展新动能,增强群众获得感

  站在贵州省湄潭县永兴万亩茶山上,放眼望去,云雾缭绕,碧波荡漾。县委书记魏在平兴奋地说,去年茶叶综合收入87亿元,茶产业成了湄潭的“顶梁柱”和农民的“提款机”。

  与此同时,湄潭森林覆盖率也稳步提升到63%。贵州省发改委副主任张美钧说:“改革充实了贵州经济的底子,又提升了贵州山水的颜值。”

  贵州牢牢守住“山青、天蓝、水清、地洁”的生态底线,提出发展绿色经济、建造绿色家园、完善绿色制度、筑牢绿色屏障、培育绿色文化的发展理念,在推进国家生态文明试验区建设中,探索经济与生态双赢路径。

  思路一变,绿水青山开始种出金山银山。2016年,贵州全省茶园面积达700多万亩,全省绿色优质农产品种植面积占比提高到32.6%。同时,绿水青山不再“养在深闺人未识”,2016年全省接待游客5.31亿人次,旅游总收入达5027.54亿元,同比增长均在40%以上。

  好山好水,正成为贵州因地制宜发展生态环境友好型产业的大优势。去年,全省绿色经济产值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达到了33%。

  不砍树也致富。2016年福建省林下经济总产值达616亿元,林农涉林收入占其总收入的比重达25%—50%。经过两年试点,今年2月,福建省正式下发重点生态区商品林赎买等改革试点方案,明确“十三五”期间实施商品林赎买等改革试点面积20万亩,赎买的重点为矛盾最突出的人工商品林中的成过熟林。

  江西将结合生态保护补偿推进精准脱贫,加大对罗霄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五河一湖”及东江源头地区的生态补偿资金扶持力度,加大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力度,建立补偿资金与扶持贫困群众脱贫挂钩机制,优先在贫困地区开展生态保护补偿试点工作,并实施贫困地区生态移民行动计划,开展自然保护区核心区和缓冲区生态移民。

  “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随着生态文明试验区各项改革的深入推进,一条绿色惠民的新路径越来越清晰。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重点推荐
千人计划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5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3.1...   详细>>
独家策划
千人计划
千人计划网在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的指导下已运作四年,在这四年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