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 微信公共账号
注册 | 登录 | 中文|English
千人计划网广州  浙江  广西 欢迎广大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踊跃申报千人计划、国内各地人才计划
您所在的位置:

大批海外生物医药领域精英返回广州创业

来源:南方日报 作者: 陈思勤、傅鹏、董云霞 2017-06-09 14:21:28
内容摘要: 借助生物医药的技术革命,中国未来或将打破创新药少的局面。大批的海外生物医药领域华人精英正回到广州创业、大量政府政策支持、众多投资资本的追逐,广州的生物医药产业将迎来黄金时代。

中国侨网大批海外生物医药领域精英正来到广州创业。图为科研人员带领团队研发新药。资料图片

大批海外生物医药领域精英正来到广州创业。图为科研人员带领团队研发新药。

  只需在伤口周围注射一种药物,就能使伤口愈合后完全不留疤。这绝不是一句广告。

  “如果顺利,这款产品预计会在两年半后上市。”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广州纳泰生物医药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陆阳所说的产品,正是他们团队自主研发的“全球新”(First-in-Class)化药品种——科特拉尼。它特别针对严重烧伤、大手术后伤口修复过程中抑制增生性瘢痕方面有奇效。

  近日,作为国家新药创制重大专项品种之一,科特拉尼获得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正式批准进入临床试验。这标志着我国首个自主研发并具有核心知识产权的核酸干扰药物实现了临床试验“零的突破”。

  这仅仅是广州近年来在新药研发领域的多个“突破”之一。笔者梳理发现,2016年以来被美国食品与药品总署(FDA)批准临床的13个中国创新药,共来自9家企业。其中,带有广州“基因”的企业就占了两家,分别是百济神州和纳泰生物,共拥有5个在研项目。

  借助生物医药的技术革命,中国未来或将打破创新药少的局面。大批的海外生物医药领域华人精英正回到广州创业、大量政府政策支持、众多投资资本的追逐,广州的生物医药产业将迎来黄金时代。


两年半后新药将上市

  许多人会被各种伤口愈合后的疤痕困扰。例如大面积烧伤后,皮肤修复、愈合过程中由于组织纤维化,会产生许多不规则的增生性瘢痕。不仅不美观,还会引起疼痛、瘙痒和挛缩。

  陆阳解释说,如果把皮肤瘢痕比喻成地面渗水,传统的祛疤膏通过抑制疤痕组织内胶原蛋白过度沉积来降低疤痕肿胀程度或者淡化疤痕颜色。“相当于用拖把拖干漏出的水,而科特拉尼制剂相当于从源头上关掉增生性瘢痕形成的‘阀门’。”

  “通过调节生长因子,让受过伤的皮肤各层齐头并进,同步生长,皮肤各层组织及皮下细胞排列恢复正常,并减少炎症可能引起的瘢痕的生成。”陆阳介绍到。

  研究表明,增生性瘢痕的形成过程中,TGF-β1和COX-2是两个重要的调节因子。TGF-β1是皮肤组织异常纤维化反应的“元凶”,而COX-2则是促发炎症和增殖介质的“帮手”。科特拉尼是一种小核酸干扰创新药,可以通过小核酸干扰技术,让这两个因子不再“捣乱”。

  那么,什么是小核酸干扰技术?根据分子生物学上的中心法则,人体产生疾病的“信号”要经过“DNA到RNA到蛋白质”的传递过程,最终由蛋白质表现为具体的病症。

  而小核酸干扰技术就像在“信号”传递过程中加一个“开关”。这个“开关”主要调控是“信使”mRNA,通过外界一些干预(药物)让“信使”停止传递信息给蛋白质。

  科特拉尼正是瞄准TGF-β1和COX-2的作用“信使”。其药物活性部分由两种小核酸(siRNA)干扰成分组成,可直接让导致增生性瘢痕的这两个因子“沉默”或者进入“睡眠”状态,将其活性降低,促成纤维细胞的凋亡,从而达到抑制病变的治疗作用。

  技术固然神奇,但核酸药物致命弱点是易在体内降解以及难以准确到达治疗位点。陆阳坦言,小核酸干扰药物进入人体后往往会快速降解,进而出现药效短、不稳定、靶向性不强等问题,“此前美国就有两家公司因此而导致研究停滞不前”。

  陆阳带领团队前后耗时8年,成功“突围”。“通过为小核酸穿上多肽纳米颗粒的‘外衣’,使其稳定地进入到细胞里面。”陆阳说,多肽纳米颗粒将小核酸包裹起来,保证了药效,并且多肽纳米颗粒的原材料是人体原有的氨基酸成分,也保证了其安全性。

  陆阳透露,科特拉尼预计会在两年半后上市。据悉,目前在世界上尚无经过FDA或欧洲医药总署(EMA)批准的用于治疗增生性瘢痕的药物。这也就是说,科特拉尼一旦上市,将是世界上首个专用于增生性瘢痕治疗药品。

公司一诞生就对标全球

  有专家认为,目前在新药研发领域,广州企业的实力在许多方面基本与国际领先水平同步,技术创新极具“国际范”。

  国内首个赴美上市的中国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百济神州在新型分子靶向药与肿瘤免疫药方面的研发成绩显著,目前已有4个用于肿瘤治疗的候选药物在全球范围内开展临床试验。其创新能量可见一斑。

  其实,科特拉尼早于获得CFDA的批准前,在去年底就获得FDA批准直接进入临床二期申请的批准。而且,在广州一家企业手握多个原创新药项目同步推进并不少见。

  新型研发药企百奥泰生物科技(广州)有限公司在研产品就有十余个,其中不乏多个全国第一。

  例如,国家1.1类新药、也是国内第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一代血小板糖蛋白受体拮抗剂巴替非班,已完成Ⅲ期临床研究,正在准备提交上市申请。3个抗体生物类似药药物正在国内外开展临床研究,其中一个药物,是国内第一个走出国门在海外进行临床研究的。此外,公司还有多个创新抗体候选药物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

  这些企业,正不断地提升广州生物制药在全球新药研发领域的“显示度”。而这得益于越来越多的海外生物医药领域华人精英正在回流。他们有着近乎相同的履历:上世纪80年代后期,作为精英先后赴海外求学工作,进入世界顶尖药企担任要职,英文流利,掌握最前沿的技术和国际标准流程,又极具领导力——在新的环境和生物浪潮的激励下,回到中国,回到广州,掘金中国巨大的生物医药市场。

  政府对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偏爱也是“推手”。近期广州市各区密集出台了“黄金十条”“美玉十条”“钻石十条”等一系列面向全球引资引智的政策,正以前所未有的力度鼓励、支持全球精英们“创新在广州,创业来广州”。

  “生物与健康产业作为广州市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将成为影响广州未来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近年来一直是广州市级科技计划项目支持的重点。”广州市科创委相关负责人坦言。

  据了解,2013—2016年,广州市科技计划项目中,生物与健康产业比重最大为30.95%。到2025年,广州的生物医药健康产业有望实现万亿规模,这个产值规模将成为广州经济社会发展的第一大支柱产业。

从单枪匹马走向协同创新

  新药研发是漫长的过程,需要源头技术的创新,更需要披荆斩棘的临床试验,最关键的是最终顺利产业化走向市场。整个过程长则几十年,研发投入数亿元起跳。

  为了让研究成果尽快走上市场,早在2007年,陆阳就在美国马里兰州成立了圣诺制药,此后圣诺制药在中国设有苏州圣诺和广州纳泰两家分公司。

  “做药和研究药有很大的差别,特别是后期的标准化生产,整个过程耗时耗力费用高。科特拉尼研发至今累计投入超过1亿元。”海归创业者陆阳出现了“水土不服”。在中国市场,如何与食药监等部门沟通、如何打造新的符合国内外标准的生产流程、如何获得资金投入种种新的难题。

  为此,陆阳希望寻找“更了解国内市场、有着丰富产业化市场化经验”的国内创新型企业合作。而香雪制药当时正在进行用于伤口粘合的生物胶的项目,与瘢痕药物密切相关。“香雪制药和监管部门的沟通、协调能力远远优于我们,恰好优势互补,一拍即合。”

  “新药研发虚拟化是大趋势,技术不同的部门联合起来做药的理念都很一致。研发有很多的门槛,我们不需要在每个门槛间都通过内部的力量来跨越。”广州白云山南方抗肿瘤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一位研发人员告诉记者。

  今年3月,广州白云山南方抗肿瘤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将致力于研发全球首创的、对抗多种癌症的新型抗肿瘤疫苗。

  据悉,该公司由广药白云山属下全资子公司广州白云山拜迪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与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东莞市长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五方共同发起成立。研发团队核心成员来自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拜迪公司是广药白云山属下的生物医药研发、生产平台。东莞市长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从事生物技术的研发及技术转让的。

  上述研发人员认为,在市场化作用下,制药行业逐渐细分成不同领域,国内有很多专注于某一细分领域的小公司。“对于创新药企业而言,遇到困难时,充分利用生态环境中大量的资源,可以少走弯路,以最快的速度将新药研发推到下一阶段。”

  在新药研发领域,广州创新企业之间抱团已成趋势,而且许多本土大型药企也乐于与中小型企业合作。“我们也是从小到大一步步走过来的,更能理解每个项目对初创型公司发展的重要性。”上述研发人员从广药白云山调任到新成立的公司,对此深有感触。他坦言,广药、香雪制药、冠昊生物、达安基因等已经成长起来的企业,无论客户和项目大小,都能给予每个项目100%的注意力,并搭配一流的项目人员。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重点推荐
千人计划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5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3.1...   详细>>
独家策划
千人计划
千人计划网在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的指导下已运作四年,在这四年中...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