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人计划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QQ群: 微信公共账号
注册 | 登录 | 中文|English
千人计划网广州  浙江  广西 欢迎广大海内外高层次人才踊跃申报千人计划、国内各地人才计划
您所在的位置:

“千人计划”专家陈元伟:我们需要自己的创新药

来源:四川在线 2015-06-01 11:37:44
内容摘要: 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四川省“百人计划”、成都人才计划引进人才、四川省第九批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四川大学特聘教授……海创药业有限公司总裁陈元伟凭着他出色的科创能力获得了许多荣耀的头衔,可他在制药方面所做的贡献,远比这些头衔更让人敬佩。

  目前,我国癌症病人每天需要服用4粒抗癌药物,每粒的价格为500元,高昂的费用使得许多家庭难以承担,“目前我国95%的药物都是仿制药,我们需要自己的创新药!”为了弥补国内创新药领域的空白,海创药业总裁陈元伟在海外求学、工作后,于2013年来到成都高新区,带领自己的团队开始创业,目前,该公司自主研发的抗癌新药已经进入临床前最后研究阶段。


陈元伟(左一)

  为弥补国内创新药领域空白 毅然决定回国发展

  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四川省“百人计划”、成都人才计划引进人才、四川省第九批学术和技术带头人、四川大学特聘教授……海创药业有限公司总裁陈元伟凭着他出色的科创能力获得了许多荣耀的头衔,可他在制药方面所做的贡献,远比这些头衔更让人敬佩。

  1989年陈元伟考入瑞士洛桑大学读博士,之后又在美国斯克利普斯研究所念博士后,毕业后任职于世界500强企业拜耳制药公司、美国雅培制药公司,担任高级研究员及首席科学家等职位。“出国求学、工作的这段经历扩展了我的视野、培养了我独立思考的能力,让我学到了许多管理经验。同时,我也看到了国内创新药领域的空白。”陈元伟说一想到国外抗癌药物在国内昂贵的价格,以及自己在国外拼命的奋斗却不能给国家帮忙,心里就很不是滋味,“于是2003年我开始回国考察,决心回国发展。”

  陈元伟在考察了许多省份后,决定留在了当时条件最好的上海,“我在上海的制药公司做科研和管理,但还是觉得不够,我想回家乡四川,想拥有自己的公司创业。”成都高新区在短时间内的快速发展,让陈元伟看到了它的潜力,“这几年来四川的发展比上海更快,并且四川拥有优秀的人才资源和较低的人力成本,所以我认为回四川发展更有优势。”于2013年陈元伟带领一批拥有世界500强创新药物研发和服务外包管理经验的优秀人才来到成都高新区,创建了成都海创药业有限公司。

  自主研发抗癌新药已经进入临床前最后阶段

  在众多创新药品种中,海创为何要主攻抗癌药物呢?陈元伟说据调查显示,目前癌症的死亡率在所有疾病中排名第一,并且国内从事抗癌药物研究的企业不多,“中国95%的药物都是仿制药,患者服用国外的抗癌药物费用为2000元一天,如果我们有了自己的创新药,每天就可以为患者节省一半的钱。”据悉,海创药业自主研发的国际领先抗癌新药已经进入临床前最后的研究阶段,届时可为癌症患者节省一大笔治疗费用。

  “我们研制的抗癌新药能有效杀死癌细胞,帮助患者延长寿命,并且根据患者的个体化差异,存在治愈的可能性。同时该药降低了患者的服用剂量,减少了药物给患者带来的副作用,而且此药可以口服,非常方便。”陈元伟说此药已经完成临床前的小试、中试,并且以动物试验后药效良好,优于国外同类产品,“如果顺利的话,我们争取在今年7—8月就申请到国家临床研究。”

  除了研究抗癌药物外,陈元伟还带领他的团队从事乳腺癌、肝炎、糖尿病等疾病的药物研究,“目前乳腺癌的创新药研究已进入临床前候选,肝炎的创新药研究已经开始,我会带领海创一直走下去,争取发展成为世界领先的创新药企业。”

  同事眼中的陈元伟:一个有能力且受人尊重的学者

  在陈元伟的公司里,共有40名创新药物研究者,其中包括5名海归,“公司会为员工提供一个好的发展前途,所以近两年来我们公司的离职率很低。”李兴海3年前与陈元伟结识,于今年3月毅然加入海创药业任首席科级官,“现在不是一个单打独斗的时代,一切都要靠团队协作,陈元伟是一个很关心职工的领导,再加上他突出的业务能力,非常受大家尊重。”

  “我们的家人都还在国外生活,所以平日里下了班也没什么重要事做,如果大家碰头了,也还是在讨论创新药物的研究,研究无时无刻不充斥着我们的生活。”李兴海说陈元伟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总为别人想得更多。“志同道合用在我们身上很合适,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理念:国外能造出的药物,为什么我们国内不行?这也是我一心愿意和陈总创业的原因。”

  陈元伟的十年新药创业路


  陈元伟告诉记者,2008年初,这家公司只有50多人1个客户,经过3年的发展,去年已经有了70多家客户,近5000万元的年收入。2011年4月,成都睿智迁入天府生命科技园8000平米研发大楼,其中1400平方米的二楼是与高新区政府联合创办的公共技术服务平台。

  “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陈元伟称,现在公司的规模是将近200人,未来两年,计划扩大到500人的水平,在他们的“筑巢引凤”人才计划中,不仅将触角伸向国内的知名高校,也打算从美国德国等地继续引进更多具有丰富经验的“海归”。

  “哪个地方最"热"就往哪儿走。”陈元伟说,这是人才流动的趋势,也是他自己的亲身经历。从上世纪80年代末出国留学转战欧美做药物研究,到2005年归国在上海创业从事糖尿病新药研究,再到2008年回归故乡成都再次“创业”。陈元伟在过去30多年里见证了医药行业的发展历程。

  见见外面的世界

  1979年,中国恢复高考之后的第三年,陈元伟从四川渠县考上了四川大学化学系该系后来成为众多四川学子心目中的“明星系”,从这里毕业的黄世伟李锂和李坦夫妇王跃林等人利用各自的专业创业成功,分别成为“亿万富豪”。然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化学”并非什么热门专业。1986年,陈元伟研究生毕业后进入中科院成都分院工作。

  “原本我以为,自己这辈子要做一名教授。”陈元伟回忆道,然而在中科院待了三年之后,他忽然十分渴望“见见外面的世界”。

  1989年,陈元伟前往瑞士洛桑大学深造。至今他仍然记得,在洛桑大学第一个月,拿到了相当于1500美元的奖学金,而自己在国内工作时,每月的工资只有几十元人民币(按当时的汇率算,不到10美元)。而到1993年,陈元伟获得博士后学位并前往美国工作时,他拿到的奖学金是2500美元。

  “物质生活上的差距固然很大,但研究水平上的差距更让人感到震惊。”陈元伟说,他先后在美国雅培制药公司任资深研究员美国拜耳制药公司首席研究科学家,从事癌症糖尿病等疾病新药研究。在这些世界顶尖的医药公司中,从研究人员的水平,到研发体系的完善程度,远非当时国内企业能够相比。

  不过,和大多数四川人一样,陈元伟有着浓重的“故乡情结”,他在美国加州工作时,甚至在当地和老乡共同办了一本《四川人杂志》。不过,这仍然不足以安放陈元伟的思乡之情,同时,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越来越多的市场机会开始涌现。

  回国试水新药研发外包

  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国际大型制药公司削减成本的需求,CRO医药外包业务在中国市场悄然升温。CRO即合同研究组织,提供包括新药产品开发临床前试验及临床试验数据管理新药申请等服务,涵盖了新药研发整个过程。

  2001年上海张江开发区的规划者就雄心勃勃地试图打造一个世界级的生物医药“硅谷”。北京中关村成都高新区等地区也对CRO业务跃跃欲试。

  2002年,陈元伟开始频繁地回国,寻找新的机会。2005年,陈元伟和哈佛大学著名教授BrianSeed回国创办了一家医药技术公司,从事糖尿病新药的研发。而当时,他的孩子即将出生,在另一家医药公司工作的妻子留在了美国。“过程当然很艰难。”事后陈元伟坦陈。他的创业第一站选在了上海。和陈元伟几乎同时进驻上海的,还有全球知名的制药巨头葛兰素史克礼来等公司。

  数年之后,无论是创业者还是行业巨头,他们发现自己对中国CRO市场的倾注是正确的:目前药物研发外包服务在全球范围内发展迅速,全球CRO的市场规模以每年约22%的速度增长。而中国市场的增速更是高达到25%,业务总量也已达到50亿元人民币左右,虽然对比全球163亿美元的总值,中国市场所占份额仍然很小,但这意味着未来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

  在地震中完成第一笔订单

  就在陈元伟回国寻找创业机会之际,上海一名出身于化学世家的年轻人惠欣辞去投行的工作,以10万元资本在张江成立了开拓者化学研究管理有限公司。不过,创业之初两人并未产生交集,只是分别在CRO这片市场上开拓自己的疆土,直到2006年惠欣在成都设立凯惠医药发展 (成都)有限公司 (成都睿智化学的前身),2008年3月,陈元伟受惠欣之邀加盟,并回到成都睿智任总经理主持工作。

  刚回成都不久,“接了第一笔单子,总价达100万美元。”陈元伟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形,第一个客户是世界上最大的制药公司辉瑞制药。

  那时,天府生命科技园尚未建成,成都睿智在高新区孵化园里租用了研发实验室,混迹于众多IT创业公司当中。建立筛选模型,从众多的化合物中挨个选取进行试验,确定了一定量的化合物后,再次提高化合物的活性,把1种化合物合成20个,然后进行培养,检测活性,再次进行筛选……

  2008年5月,距离第一笔订单的最后交付时间还有一个月,“5·12”地震发生了。即便在地震频发的加州居住多年,陈元伟也对“5·12”心有余悸,但他坦言,当时开发时间紧迫毫无退路,所以,他们的开发工作只停顿了一周,“不摇的时候我们就回去接着干。”

  6月,在不断的余震中,成都睿智成功向客户交付了第一笔订单,树立了信誉,打开了市场,订单开始源源不断。

  陈元伟分析,2008年虽然遇到了地震的考验,但对于成都睿智而言却是个好时机: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中国市场增长相对稳定,让许多国际巨头加强了“转场”的决心;而中国的“西部大开发”经过近十年的推进,更加深入。和其他市场类似,成都的医药市场将迎来新的发展机遇。

  打造完整产业链

  2009年12月,陈元伟入选四川省“百人计划”,享受政府对高端专家人才的特殊照顾。2010年5月,他卖掉了美国的别墅汽车,把家人接回成都定居。成都睿智所属的上海尚华医药研发服务集团在当年成功登陆美国股市。

  2011年4月,成都睿智搬进了天府生命科技园,成为这里最早入驻的一批企业。目前,除了欧美客户,该公司还成功打入了日本市场,“成都开通直飞东京的航班后,对我们很有帮助。”成都睿智去年的总收入近5000万元,成为70多家中外知名医药企业的合作伙伴。

  去年9月,成都高新区政府和成都睿智共同打造的“生物医药分析测试公共服务平台”投入使用。“光是设备就投入了3000万元。”陈元伟对着一台台崭新的核磁共振仪(NMR)高压制备液相色谱质谱联用仪(pre-HPLC-MS)气相色谱质谱联用仪(GC-MS)如数家珍。

  “医药,包括生物医药,是成都高新区发展的重点产业之一。”成都高新区创新中心主任李岗对记者说道,只靠几家企业的成功难成气候,完善的产业链必不可少。“生物医药分析测试公共服务平台”目前对国内中小医药企业提供质优价廉的服务,目的正是扶持更多国内中小型的医药企业快速发展。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的文/图等稿件,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及方便产业探讨之目的,并不意味着本站、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重点推荐
千人计划
上周,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对2005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83.1...   详细>>
独家策划
千人计划
千人计划网在中组部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的指导下已运作四年,在这四年中...  详细>>